有趣的谈湖湘(十五)罗如怀:组织《船山遗书》建

 公司相册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14 10:27

罗汝怀的治学之路在很大程度上表明,湖南汉宋文化的纠葛,标志着湖南人对汉学的独特接受。就《湖湘学案》所写的罗家三人罗典、罗如怀、罗而言,他们也显示出了在同行业中的独特而重要的地位。

在城南书院的岁月里,他与何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何家是当时湖南最有影响力的家族,包括陶澍、左、曾国藩、胡林翼、何、老重光、唐鉴、江忠源、郭嵩焘、魏源、李培敬、郑敦云等湖南一级英杰人物和家族,他们都与何家有姻亲关系。罗如怀进入湖湘最高级别的权力圈和文化圈。正是在这个外交圈子里,他结识了湖南著名的文献学家邓显鹤。爵后,他和邓显鹤等人做了一件大事,挖客户,整理《王船山遗书》。

罗如怀是古环州罗氏第十五代传人,在以纯朴著称的当代湖湘学者中是个例外。他是早年就读于城南书院的何希龄高官左的哥哥和妹夫。何希龄主政城南书院的八年,也是城南书院的辉煌时期,不仅造就了罗汝怀,也造就了左、邹、丁克忠等优秀学生。就何希龄本人的研究而言,与罗汝怀偏重考据不同。所以他在训诂技术上给罗汝怀的建议有限,但他影响了罗汝怀的学术偏见和治学宗旨,防止考据陷入考证为考证的泥潭,最后指向了世道的实际运用,罗汝怀用了一辈子。

对于湖南省的学者来说,这是一次寻找和建构精神教父的行动。石觉之后的历史表明,湖南人民为确立王夫之的正统圣人地位,历经80年风雨。可以说,不了解湖南人对王夫之的推崇,不了解他们的精神滋养,就无法了解湖南人百年的辉煌。在湖南,罗如怀、邹等民间文化种植者正在努力构建湖湘文化话语体系。罗如怀的故事只能从这个角度来深入描述。

邓显鹤的故乡&国家情结非常强烈,他一生致力于收集整理湖南文学。他听说湖湘大儒王船山留下了无数遗书,一直在寻找。偏偏罗如怀也在行动。他和同年的好友欧阳赵雄在湘潭发现了王夫之遗体的线索。原来王夫之的后代王世全也搬到了湘潭,大家都成了村民。有一天,欧阳赵雄听王世全说,王夫之的第六个孙子王承全,因拥有直系祖先的各种作品而喜出望外。我和罗如怀商量的时候,想到了邓显鹤。他们知道邓一直在搜集地方文献,搜集一些王夫之遗诗,到处打听王夫之遗的下落。他们也知道,在邓显鹤的背后,陶叔是个大财主,主要是整理王夫之的遗产,这需要雄厚的资金。邓显鹤人脉广,为人正派,所以他必须出去。所以他立即向邓显鹤报告了这个消息。

文本/罗红

就这样,一个文化拯救项目被载入史册。三年后,道光二十一年(1841年),《船山遗书》首刊刻成书。也就是一年多前,陶澍去世,享年60岁。陶澍是王船山书版画的幕后支持者。在他的模范问候下,一大批湖南市民捐款用于刻书,这也是陶澍对湖南文化的一大孝道。中国近代屈辱史开启于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爆发之时。湖南人民在危机时刻挺身而出的时候到了。用王船山思想武装起来的湖南人民,以极大的热情走上了历史舞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