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送行指南到被罚下场的湖北队员,他们只希望

 公司相册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10 22:12

副标题

原计划是作为医院导游,为即将前往湖北求援的医疗队队员送行。“我出发那天下午三点通过电话与她取得联系,微信夫人一直在那里为我牵挂着急。”

字幕

原定计划是当一名医院导游,为即将前往湖北求援的医疗队队员送行。“他们不想被临时告知他们需要作为管理员与团队成员一起去。于是,他成为广东省第二批援鄂医疗队的领队。他带领137人的团队(目前还有10人支援金银滩医院)在武汉市汉口医院奋斗了50多天。其中危重、危重患者159例,占84.1%,治愈128例,转院20例,转院29例,不幸死亡12例。

对于普通人来说,新冠肺炎似乎遥不可及,生活重回正轨。对于姚麟和他的同事们来说,抗击疫情的这根弦仍然紧绷,不敢放松。中山六院是天河区唯一承担密切接触者检疫任务的医院。中山6号医护人员仍坚守“防线”对45人实施检疫检查。

虽然长期从事医院管理工作,但姚麟先生仍然是一名血液科医生。当队员们深入到重点区域“虎七”时,他每天都会深入到“红区”之外的最高警戒级别。

前期补给短缺带来的无奈和无奈之感,常常让姚麟不禁纳闷:“作为一名医生,我怎样才能做得更多、更好?”回到广州后,他开始鼓励医护人员献血,希望用可再生的血液来挽救不能再生的生命。

姚麟的武汉之旅以一点戏剧性开始。在被紧急召唤到湖北组建中山六院医疗救援队后,他作为分管医疗的副院长,计划在1月28日和大年初四为该院17名队员送行。但在出发前一天,姚麟接到上级通知,为了更好地对接当地帮扶医院,协调组织指挥广东支援力量,需要一位经验丰富、精力充沛的医院经理到那里支援。

抗击疫情的斗争仍在继续。姚麟人们有一个小小的愿望。“以后再也不要穿防护服了。”一个分管医疗的副院长需要经常穿防护服,这说明我们的人民正在经历一场磨难。“

在物资匮乏时期幸存下来

一名37岁的病人可能在运送病人的过程中死亡,他是一名救护站的工作人员。他和大多数球员一样年轻。

见证了系统的优势和青年的发展

他是姚麟,中山六院副总裁,广东省第二批武汉医疗队党总支书记。

当时武汉医疗姚麟给人最直观的印象是,那是一个濒临崩溃的医疗系统,是一群不屈不挠的医护人员。当时武汉还处于疫情初期。不断有消息说医务人员倒下了。所以我对飞机上的机组人员说,“我们一打开舱门,”我们就在战场上了。